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明鹿鼎記 > 【0080 求助芳姐兒】

【0080 求助芳姐兒】

    韋寶這才發現孫月芳來到了自己對面,孫月芳烏黑干凈的秀發捥成簡單干練的發髻,在韋寶這個現代人的眼光看來,居然有點兒時尚感,美艷但不庸俗的粉臉,精致可愛,多了幾分商人家女孩子的世故精明,和范曉琳、王秋雅比起來,又是別種風情了。

    “芳姐兒來了,我都沒有注意到,失禮了。”韋寶趕忙站起來。

    孫月芳向韋寶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秀妍如畫,似乎還帶著兩個淺淺的梨渦,笑容讓人覺得十分舒服,很容易讓人產生親近的感覺:“韋公子不用客氣,我們不是朋友了嗎?”

    “嗯,是朋友。”韋寶心中一暖,想著這是一個好機會,應該怎么措辭詢問辦路引的事兒?他自己是感覺跟人家沒有那么熟稔,只不過是酒客和老板之間的關系而已,一時之間居然說不下去了。

    “怎么?韋公子就這么讓我一直站著,不請我坐一下嗎?”芳姐兒兩只手抱著自己兩邊胳膊肘部,輕輕地晃動了一下嬌軀。

    韋寶立時醒悟,笑道:“我見著芳姐兒便時候有點頭暈一般,什么都忘了,芳姐兒請坐。”

    “韋公子的嘴巴就是甜,見著我就會讓人頭暈嗎?我又不是酒,酒喝多了才頭暈呢。”芳姐兒微微一笑,大大方方的在韋寶對面坐了,美眸望向窗外,這冬日的山海樓上,窗外風光白茫茫的一片,也是很動人的。

    韋寶并沒有接茬和芳姐兒調笑,這樣的調笑,對范曉琳和王秋雅可以,但是對于芳姐兒這種場面上的姑娘,韋寶就覺得有些不合適了,人家每天的工作就是這個,那樣的話,會顯得很不尊重。

    韋寶搞不清楚芳姐兒為什么忽然來這‘坐一坐’?他來到山海樓,他相信芳姐兒應該馬上能得知,芳姐兒知道自己來了不奇怪。但是他并不覺得自己的魅力大到了讓芳姐兒這么成熟美貌的女孩子這么‘主動’的份上,畢竟自己目前只有14歲,別說放在現代還是孩子,就是在大明,也不能算是成年男子,要說芳姐兒看中自己的家世,那就更是無從談起了,他賺的那點銀子不知道芳姐兒能不能看在眼里,山海樓可是大生意,自己的父母,那更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夫妻罷了。如果說看中了自己的人品,自己和芳姐兒上次雖然出去吃了早膳,還到處逛了逛,但是這么短暫的接觸時間,也談不上看中了人品吧?

    難道純看中自己的逆天顏值了?韋寶不禁有點yy起來,卻隨即便被自己否決了,雖然每個時代都注重顏值,但是男人最大的魅力,似乎還是應該來自才華和地位吧?而且成熟的男人,顯然要比年輕不成熟的男人討喜的多。

    “吃飯的客人們都走了吧?好像清凈下來了。”韋寶漫不經心的找著話題,想探聽一下芳姐兒忽然來自己這桌坐一坐,到底是啥意思,如果只是隨便來坐一下,只是將自己當做豪爽一點的酒客,他會失望的。但如果芳姐兒真的有心要‘撩’自己的話,其實韋寶也會有點害怕,畢竟跟人家是真的不熟,這是大明,可不是現代,想約就約,約完了也不用付啥責任。人家一個堂堂山海樓的內掌柜,還是黃花大閨女呢,但凡有點啥事情發生,那就必須正式迎娶才能了結的。

    “嗯,都走的差不多了,忙完中午忙晚上,到亥時才能省心一些。”芳姐兒笑道,“我可沒有韋公子這么享福,每天悠閑著就將大把的銀子賺了。”

    韋寶知道亥時就是快到凌晨十二點的時辰,哦了一聲,“我也不空閑,做生意都是很忙的,多注意休息吧。”

    “韋公子不也是做生意的嗎?應該最有體會吧?”芳姐兒微微一笑,“最近生意好嗎?”

    韋寶心中一動,今天聽吳世恩的意思,很多人都知道他劫了吳家的貨了,覺得芳姐兒應該也有可能知道了,畢竟山海樓這樣的地方,是第一等的消息擴散場所,酒樓里面什么消息聽不到?遂試探的問道:“我也想稍事休息一陣,但現在恐怕是不行了,連找機會進學都沒有空閑,麻煩。”

    芳姐兒的確已經聽說了韋寶和吳家的事情,但這是韋寶的私事,她并沒有想要打聽的意思,在芳姐兒的心中,韋寶是很神秘的,甚至芳姐兒比吳世恩更加認為韋寶神秘,因為芳姐兒和韋寶之間并沒有生意上的往來,一個十四歲的少年,跟一幫官面上的人物交往,跟吳世恩這種有人脈的大生意人交往,這本來就是很稀奇的事情了,更何況最近聽說韋寶還跟吳家扯上了關系。

    芳姐兒到韋寶這來坐一坐,主要是因為金啟倧吃完東西不肯走,又在纏著她要說話,芳姐兒這次仍然是想拿韋寶當成擋箭牌來著。

    芳姐兒不是故意要挑撥韋寶和金啟倧的關系,因為金啟倧并不知道韋寶今天來了,不知道芳姐兒現在正在韋寶的包廂。

    “芳姐兒呢?說上樓巡視一番,咋這么長時間啊?”

    金啟倧的大嗓門,雖然隔著兩層木板樓,都被韋寶聽見了。

    “有相熟的客人,多聊幾句嘛。金爺喝茶吧?還是……”

    隱隱約約的是孫九叔招呼金啟倧的聲音。

    韋寶一笑,明白了芳姐兒為什么會忽然到自己這兒來,原來并不是人家要打聽自己的事情,也不是對自己‘有意’,純粹是躲金啟倧躲到樓上來了的,原來自己想多了,這樣就讓韋寶放松了不少。

    芳姐兒見韋寶這樣一笑,便也知道韋寶清楚她的用意了,粉臉微微一笑,也笑了:“韋公子今天這么空閑嗎?不會打算在這兒坐一下午吧?我還是去別處看看去。”

    “也許再坐一會就要走了,回鄉下去。”韋寶如實道,他對金啟倧和芳姐兒之間的事情沒有什么興趣,芳姐兒擺明了對金啟倧不感冒,也許金啟倧能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也許不能,不過,韋寶都不覺得這些跟自己有什么關系。

    芳姐兒哦了一聲,看出韋寶心事重重,想問,也不知道該怎么問,在芳姐兒這兒,也看不出韋寶對自己是啥意思,將自己當成關系到啥程度的朋友。

    “我有點貨物,想賣出永平府,賣到天津衛去,需要開路引,不知道芳姐兒有門路嗎?”韋寶見芳姐兒有起身要走的意思,咬了咬牙,還是問出了最想問的一個問題。

    芳姐兒用手絹捂著嘴,嫣然一笑道:“韋公子真會開玩笑,韋公子都做這么大的生意了,不知道怎么開路引嗎?一定是逗我玩呢。”

    韋寶聽芳姐兒這么說,臉紅了一下,便沒有再說什么,感覺自己有點唐突了,也許,人家只是將自己當成酒客罷了,他感覺芳姐兒這種態度是有些抗拒自己的,帶著強烈的商人們之間的保護性措辭,帶著打哈哈的成分。

    芳姐兒見韋寶不說話,輕聲奇道:“公子,你真的不知道如何開具路引的事兒嗎?我聽人說,你劫了吳家的一批貨,你既然連山海衛這一片最有實力的吳家的貨都敢拿,真的不知道怎么開路引呀?”

    “我沒有劫吳家的貨,我并不認識吳襄吳大人,也是今天才聽吳世恩老板說起才知道這事。”韋寶解釋了一句,隨后將上回出關買貨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跟之前同吳世恩說的一模一樣,也是說是自己從關外商幫手中買來的貨物,居然是哪個商幫,并不熟稔,只說帶頭大哥叫老六,六爺。

    “六爺?”芳姐兒像是在聽神話故事一般,想了半天沒有想起來什么厲害的商幫大人物叫六爺的,“我沒有聽說過公子說的這個商幫,不過,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

    韋寶臉一紅,感覺芳姐兒是一點都不相信自己編的這個故事,難怪吳世恩也不相信,不過,既然編了故事,只能設法將這個故事做成真的了,至少,自己必須相信這個故事是真的,因為這個故事唯一的破綻,只是在自己、羅三愣子、劉春石和范大腦袋四人身上,如果他們四個不說漏嘴的話,永遠沒有人能分辨這個故事的真偽,畢竟塞外商幫,今天起來一伙,明天又被人做掉一伙,就和秋冬的落葉一般。

    “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奇怪的是,你第一次出關就敢拿6000兩紋銀同素未謀面的商幫做生意?而且生意還順利的做成了?就這點太玄乎了,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事情。”芳姐兒見韋寶又不說話了,解釋了一句。

    韋寶嗯了一聲,面無表情道:“是有些玄乎,我直到生意成交,自己也覺得有點很快很順利。不過,我說的都是真的,我的確用6000兩紋銀在關外馬市做成了一筆價值8000兩的大生意。”

    芳姐兒點點頭,美眸中的目光閃動,“韋公子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雖然很玄乎,但我信韋公子的話。公子既然這么大的生意都能成交,會不清楚怎么辦路引呀?這事情,要么找王經略,要么找馬總兵,如果跟這兩位大人搭不上關系,還可以找楊指揮使大人。似乎,只有他們有這么大的權力開具通關路引。關內通關外容易一些,關鍵是要設法將關內的貨弄到山海衛來不容易,咱們要出關并不難的。但要是想從永平府這一片往內地走貨就不容易了,朝廷抓的很嚴,因為永平府過去就是京師地界!要說咱們山海衛這一片,永平府這一片,的確是好地方,不管是南來的貨物,還是北往的貨物,都得經過咱們這兒。”

    韋寶終于得到了一點辦路引的線索,很是興奮,臉上恢復了一點生氣:“那你覺得找誰最有把握,這三人,我都不認識的,求教芳姐兒了。”

    “我說的這幾位大人,韋公子都不認識?”孫月芳疑惑的看著韋寶,既然敢做這么大宗的生意,沒有想好通路,你怎么敢出手的?她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公子做這些生意,是祖上余下的家資嗎?還是有人請公子代為經辦貨物的?我隨便問一問,公子如果不想說就不用說。”

    “是我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一幫走海路的朋友,他們請我代辦的。”韋寶心中一突,想起吳世恩一直將自己當做是東江毛家的‘眼線’,索性干脆隱晦的打毛家的旗號算了,反正毛文龍在皮島和金州一帶活動,又不會突然冒出來,就算是山海關這邊有毛家的真‘眼線’,應該在一時半會之間,也不會有人過來找他對峙。況且,韋寶也從來沒有說過自己的后臺是‘毛家’。

    ‘一幫走海路的朋友’?孫月芳聽韋寶這么一說,立時生出和吳世恩相同的想法,在遼西這一帶,甚至西起皮島,東至山東,除了毛文龍的人馬,還有誰有能力控制海路?

    “王經略是朝廷大員,從京城派下來的,人面應該不熟,如果公子不是有十足的關系,最好不要隨便試這一層的大人物。”孫月芳也沒有追問韋寶的后臺是不是毛文龍,反正已經信了九成了,估計是毛家劫了吳襄托人在關外代辦的大宗貨物,然后毛家又托韋寶轉運入關,就這么個事情。

    韋寶不做聲,靜靜的聽孫月芳說。

    孫月芳接著道:“馬總兵我沒有怎么聽說過,聽說他忠勇的很,一心為朝廷辦事,很受器重,是難得的良將,這樣的人,多半也是廉潔的,最好也不要去試。”

    韋寶點點頭,仍然沒有說什么,孫月芳的意思很明白,權力過大的人,沒有把握別去試驗,名聲廉潔的人,更不能去走后門。

    他知道王經略指的是王在晉,馬總兵應該指的是馬世龍,自從熊廷弼于萬歷四十七年(1619年),以兵部右侍郎代楊鎬經略遼東,招集流亡的軍民,整肅軍令,造戰車,治火器,浚壕繕城,守備大固。熹宗即位,天啟元年(1621年),后金天命汗努爾哈赤攻破遼陽,再任遼東經略。與廣寧(今遼寧北鎮)巡撫王化貞不和,終致兵敗潰退,廣寧失守。淪為囚犯的他又不幸陷入黨爭。這之后,遼東經略和巡撫已經換了幾撥人了。

    薊遼總督這種督師職位,權力無邊,不過并不是常設的,碰見大的戰事,才派出大員擔任,通常都掛著兵部尚書,等于皇帝直接控制戰爭全局,這也是老朱家著名的‘天子守國門’戰略,這個戰略,也許是明朝皇家最值得稱道的地方了。

    就憑這一點,再黑的皇帝都能洗的白白胖胖,因為人家皇帝本人都頂在最前線了,還要怎么樣?

    孫月芳見韋寶一直聽自己說話,并不說話,噗嗤一笑,“你是真的不知道咋辦路引,還是逗我呢?”

    “我真不知道啊,剛才芳姐兒說了三人,現在去掉了兩個,就只剩下指揮使司的楊指揮使大人了,是嗎?”韋寶接話道。

    “嗯,楊指揮使老成持重,久歷邊關,本來也是不太好找門路的,不過楊指揮使的公子——衛指揮使司的鎮撫楊弘毅是他的軟肋,聽聞吳家的貨物,大都也是從楊家這條線通的內地。”孫月芳道:“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的一個渠道了。”

    韋寶哦了一聲,他并不知道楊指揮使是誰,楊弘毅更加沒有聽過,韋寶那點歷史知識也不過是二把刀,重大的歷史事件是知道的,具體的人和時間就搞不清楚了,而且搞清楚人和時間也沒有多少意義。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明朝被滿清打敗,官方資料大都是清廷后來弄出來的,明廷傳下來的資料,也多有‘保留’,自然多不足信,民間的一點野史,又經不起證實。加之自己是穿越巨,就算沒有刮龍卷風一般的蝴蝶效應,估計歷史多少會跟他原本知道的那點歷史有所出入。

    所以韋寶對于自己的歷史知識,是不太倚重的,歷史是不斷變化的,因為他是現在進行時,而不是考古研究隊。

    韋寶所能明確掌握,并高于這個時代的人的地方,也就是兩個字——大勢!

    啥時代都有個大勢所趨,明朝腐爛到一定程度,要被吃不飽飯的流民推翻,官僚階層總體陽奉陰違,皇家對官員和天下的掌控力度不可能再恢復到明初朱八八和朱棣那時候的水平,這些就是大勢。

    至于說后金的崛起,也算是大勢的一部分,不過在韋寶原本的認識中,感覺還是因為大明內部做的太差,成天給人家送人頭,送錢,送積分,把后金養起來的。

    就算沒有后金,大明也是難以改變倒臺的宿命,只不過可能變成王朝內部的重新洗牌,應該是正常被老百姓推翻的節奏。

    韋寶也不認為就一定是李自成得天下,以李自成的才能,能在北京過幾天的干癮已經是運氣爆棚了,估計如果沒有后金,又是一次長達數十年的割據混戰,搞不好,有人要是突發奇想寫本明末,肯定比漢末三國精彩的多。

    反倒是東南沿海和中南半島頻頻活躍的荷蘭、西班牙和葡萄牙人,這些新殖民者,在韋寶看來,是經常被后世的歷史愛好者忽視的力量,他們即便沒有直接從軍事上搞明朝,在經濟上侵略,絕大部分的時候,可能比軍事上的直接打擊更可怕。

    “芳姐兒和楊家認識嗎?”韋寶問道,并誠心道:“我如果做成這筆生意,一定重謝,并銘記于心!”

    孫月芳笑道:“韋公子客氣了,我不敢說熟稔,只能說認識,楊公子來我們這里吃過很多回飯,至于楊指揮使大人是很少露面的,我只見過幾回而已,連說話的機會也沒有。”

    “能幫忙指路嗎?能跟楊公子見面也行,還有怎么辦路引,都盼芳姐兒能教我。”韋寶一臉的期待看著芳姐兒。

    芳姐兒見韋寶不像是說笑,的確不像是拿她鬧著玩的樣子,“公子是真的沒有做過這么大的生意呀?韋公子想讓我怎么幫助你呢?我能做到的,也會盡力的。”

    芳姐兒不由的暗暗奇怪,你一個這么年輕的人,沒有做過這么大的生意不稀奇,稀奇的是,毛家那么大的實力,為什么要將這么大的生意交給你呢?芳姐兒看韋寶的意思,感覺韋寶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會一樣,雖然沒有起小覷之心,卻是更加疑惑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湖北11选5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