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明鹿鼎記 > 【0086 第一次吻女人】

【0086 第一次吻女人】

    “你放心,我絕不會告訴旁人!”韋寶定了定心神,感覺取得了重大突破,高興還是大于憂愁的,伸手握住了徐蕊嬌嫩的柔荑,“你這兩年當中,只服侍楊弘毅一個人嗎?”

    “嗯,大部分時候是服侍楊公子,也偶爾有像公子現在這樣的時候,媽媽偷偷讓我跟出的起價錢的客人玩一次,但我的價錢太高,山海關也不是啥大地方,能出得起錢的官人不多,或許還有人畏懼楊公子的權勢,有錢也留著找新**的姑娘。除了楊公子以外,我只偷偷接過五六次客。”徐蕊小聲的回答韋寶,也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要對韋寶解釋這么多,她接客的次數多還是少,又有什么分別?總歸是青樓女人做的下賤的事情罷了,但她不知道為什么,就是很想讓韋寶知道自己并沒有陪過多少男人。

    “如果我這次的生意順當的話,我要幫你贖身!你知不知道幫你贖身需要多少銀子?”韋寶看著徐蕊楚楚可憐的模樣,胸中忽然生出一股豪氣,他倒不是對徐蕊的身體有多么的感興趣,主要受不了一個這么漂亮年輕的女孩子長期處于火坑中的狀態,天下可憐的人這么多,都幫助是不可能的,一個人對抗不了一個時代,但是碰上了,難免生出想幫助徐蕊的心思。

    徐蕊聽韋寶這么說,頓時含淚,并抬起粉臉看著韋寶,兩行熱淚不受控制的滑落,“公子要幫我贖身?”她想不到,韋寶還沒有‘玩’過她,而且只見過一回,居然就說出幫自己贖身的話了,自己‘跟’了楊弘毅快兩年,楊弘毅也從來沒有說過這種話,韋寶是第一個說要幫她贖身的男人。

    “對啊,我從來不吹牛,這趟生意要是順利,我真的有錢幫你贖身!而且我相信,到那時,這個楊公子也不會太顧及你們會將他‘不行’的隱私透露出去了。”韋寶很有信心的道。

    “謝謝公子!我不知道給我贖身要多少銀子,只怕不會低于一千兩紋銀的。”徐蕊此時又開心,又憂愁,“將我捧成頭牌,是要花些銀子的,而且我的年紀還算是輕的,也沒有接過多少客人,上回一個二十歲的當紅姑娘被一個老財主贖身,也花了六百兩紋銀。只怕韋公子這樣的年輕且有錢的人物要想替我贖身,兩個六百兩也不見得能談成,而且,還要楊公子肯放過我。”

    韋寶嗯了一聲,在徐蕊的手背上輕輕地拍了一下,“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了,我說了幫你贖身,就會做到的,從現在開始,你把身體調養好,耐心等我便是。”

    徐蕊用另外一只柔荑反手擦了擦眼淚,嚶嚀一聲,一下子將粉臉和嬌軀靠在了韋寶的懷中,“我信公子,我會等公子的,不管多久我都等,有公子剛才那番話,我便是死了也是高興的。如果能離開這里,我愿意一輩子為公子當牛做馬。”

    青樓姑娘哪一個不盼著跳出火炕?更何況是像韋寶這種超級‘男神’級別的帥哥說要幫忙跳出火坑,碰上這種事情,對于她們這些‘下了海’的妹子來說是蒼天有眼了,這可不是現代,都是女人主動‘下海’,在這個重視聲譽的年代,下海的女人活著也等于已經死了一大半。

    韋寶很自然的用兩只手攬著徐蕊的柔肩,輕輕地將她摟緊了,“別說這些,這不是交易,我若能取得成績,自然不在乎花銀子幫你,若是沒有取得成績,想幫你也是力不從心的,我僅僅是想幫你脫離這種環境,你明白嗎?”

    “公子是這世上最好的好人,我明白的。”徐蕊哽咽著在韋寶的懷中點了點頭,輕聲道:“公子,讓蕊兒侍候你好不好?我一定讓公子舒舒服服的。”

    韋寶感覺徐蕊已經將自己摟緊了,不停的用豐滿的穌胸在自己身上蹭著,小老弟頓時敏感的有反應了,不由的腦門掠過三道黑線,暗忖你這是在考驗我的毅力呀,現在離半個時辰還有些時間,如果自己這個時候又跑出去的話,搞不好就又要被青樓那幫姑娘和媽媽認為自己‘不行了’。

    “徐蕊,你聽我說,我還沒有碰過女人,你別這樣,再這樣,我受不了了。”韋寶咬了咬牙,實話實說道,希望徐蕊能理解自己的苦衷,韋寶不希望將自己這一世的‘第一次’送到一個青樓女子的身體里面,就算徐蕊長得不輸給范曉琳和孫月芳,他也不希望這樣。

    徐蕊聽韋寶這么說,反而冷靜了下來,紅著臉,離開了韋寶的懷抱,坐正了身子,“我懂,等將來公子娶妻之后,我在公子身邊做公子的丫鬟,等到我的身子不再被別的男人碰,等到公子想要我的時候,我再服侍公子,可以嗎?”

    徐蕊說完,美眸看向韋寶,眼神中充滿了希冀之色,生怕韋寶會嫌棄她。

    韋寶看出了徐蕊的心思,說聲:“你別動。”然后一只手托著徐蕊粉嫩的下巴,兩只手指輕輕地揉捏著,并用唇吻了一下徐蕊一邊的粉臉,好軟,好嫩,好香。

    徐蕊見韋寶的動作很自然很嫻熟,但是又給人感覺很溫馨,猶如未諳人事的少男,破涕為笑道:“公子當真沒有碰過女人呀?一點不像,男人哪個不是急吼吼的?唯獨公子像是老手。”

    “我像是老手?我真沒有碰過女人。”韋寶一汗,“這還有假嗎?要不要我發誓?”

    “不用發誓。”徐蕊一伸手,用手捂住了韋寶的嘴,不讓他再說,一腔情意已經在這么短暫的接觸中,都給了韋寶,雖然早已經‘經驗豐富’,但是從情感上,她仍然如同處子一般的。對于韋寶這種沒有碰過女人,卻似乎異常‘成熟’的男人,別說是徐蕊這樣女孩,就算是三十歲以上的女人只怕也難以抵擋。徐蕊覺得就算是韋寶只是騙她,哄她開心,她也愿意在這個謊言中不要醒來。

    “這是我第一次親吻女人,我就擔心你會以為我輕視你。你在我心里只是一個可憐的女孩子,和外面那些饑寒交迫,隨時有性命之憂的女孩子沒有任何分別。”韋寶鄭重的解釋。他將親吻是看的很珍貴的,上兩回吃王秋雅的豆腐的時候,也沒有親王秋雅呢,沒有想到,第一次親吻,卻給了徐蕊,雖然不是親嘴,但是對于韋寶來說,剛才那一吻的意義也不小了,這是他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后,第一次吻一個女人。

    徐蕊聽韋寶這樣說,美眸又一下子紅了,深情的凝視韋寶:“我這樣的身份的女子,何其幸運能得到公子的垂憐?”徐蕊想回吻韋寶,卻不敢造次,說話之時,看著韋寶那雙深邃的眼睛,豐滿的穌胸急劇起伏,情慾和溫暖溫馨的感覺交替在胸中沸騰。

    韋寶也有點動情,雖然才只是初識,而且對方身份低賤,身世坎坷,但是他卻生怕傷了蕊姑娘的自尊心,將她重新摟入懷中,和蕊姑娘臉貼著臉,“以后不要再說這些話,我并不比你高貴,眾生是平等的,我們每個人都沒有辦法挑選身世。生于寒門,被命運捉弄,隨時有可能餓死凍死,這些不是自己能選擇的,也并不可恥。即便有的人天生富貴,他們也并不比我們強在哪兒。”

    韋寶的觀點很是有些離經叛道,這時代的正統學說是教人信命,聽從命運,服從的,所以聽的徐蕊反應不過來,卻甜絲絲的一笑,反手也將韋寶摟緊了,輕輕地嗯了一聲,“公子說什么都有道理。”說著話,胸口像是要被抱著自己的這個男子給融化了一般,她從來沒有感覺過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在一起,原來是這般的滋味。

    韋寶聽出了徐蕊話中的盲從意味,呵呵一笑,“就像現在這樣多好?你別再撩我了,我們就這樣靜靜的抱著,我已經很滿意了。”

    徐蕊覺得韋寶說話有趣,雖然頭一次聽‘撩’這樣的說法,卻很容易明白,咯咯笑著點點頭,“不撩公子,但公子一直在撩人家呀,奴家雖然滿足,卻有些難受。”

    額,韋寶聞言,放開了徐蕊,笑道:“好,我也不撩你了,有一件事情,我想你幫忙一起想一想,因為我也沒有辦法跟旁人商量。”

    徐蕊見韋寶松開了自己,不由的像是丟了心肝魂魄一般,仿佛一只生怕被主人拋棄的小貓咪成天要膩著人,撒嬌著重新投入韋寶的懷里:“我不撩公子,公子仍然像剛才那樣抱著奴家好不好?公子以后想說什么,盡管對奴家說便是,奴家便是死也是公子的人了,請公子相信奴家。”

    韋寶愛憐的在徐蕊的秀發上**了一下,重新將她摟緊了,“傻瓜,又說這種話,我怎么會不相信你呢?我這里有一種藥,可以讓那楊弘毅不那么快,并且能堅持的久一些,不但能堅持很久,還能順利的在女人身體內出來!只是不知道該怎么拿給他用。”

    韋寶一說,徐蕊就聽懂了,抬起粉臉,半信半疑的眨了眨眼睛:“真的有這種靈藥呀?據我所知,那楊公子什么藥都試過了,枸杞鹿茸,最昂貴的老山參,很多動物的腎,甚至虎鞭,牛鞭,所有動物的鞭,他好像都試過,他那個身體是被他自己掏空的,十三四歲便索求無度,現在已經近三十了,家中還有七八房夫人姨娘,還每日都要到青樓來尋歡,再強的身子也經不住這樣呀,這種病又不是短期內造成的,十多年下來,我以為他已經是藥事無靈了。”

    “我這種不同!”韋寶自信滿滿的道。他還不信了,自己又是‘神油’,又是威哥的,還不能幫上楊弘毅?那他不如直接做太監算了,韋寶堅信,像是楊弘毅這種做噯上癮的人,不到一點行為能力都沒有的時候,都是斷不了那啥的念頭的,既然還有念頭,就有藥可救,“你只管幫我一起想辦法,看看怎么才能向他賣藥,然后又不引起他反感?”

    徐蕊見韋寶說的這么篤定,點了點頭,“我信公子的話,公子的藥一定是很厲害的。但有這種藥也不好向楊公子明說,這的確是很麻煩的事情。楊公子最是忌諱別人知道他不行,每次完事的時候,我們一點也不敢表現出輕視楊公子,但他還是每次都要打我們姐妹出氣。若一下惹得楊公子惱了,當場便有可能殺人,他是指揮使大人的公子,殺個人真的如同碾死螞蟻一般。”

    韋寶見徐蕊緊張的樣子,又忍不住愛憐的在徐蕊另外一邊粉臉上吻了一記:“算了,我一個人想辦法吧,我幫你擦傷藥,我邊擦邊想辦法,有治療楊弘毅的病的藥,就一定能想出辦法的。”

    “我也要幫著公子想辦法,”徐蕊笑著嗯了一聲,媚眼如絲的看向韋寶:“公子,我的傷很多,還有好些是見不得人的地方,公子真的要替我擦藥嗎?”

    韋寶看了眼徐蕊身上輕薄的衣衫,這么透,可以看見里面的,只見她手臂和背上到處是鞭子打出來的傷痕,氣惱的罵道:“這個畜生,等我將來有了實力,一定……”韋寶沒有說出宰了楊弘毅的話,但是捏拳頭的手勢將意思表達出來了。

    徐蕊芳心一動,本能的握著韋寶的手,以為韋寶是心疼自己,感動的不行,“公子不要和他那種人一般見識,公子只要平平安安的就是奴家最大的心愿,惡人自然會有老天去收拾的。公子還是幫我擦藥吧?”

    韋寶點點頭,“我幫你擦背上,背上你碰不到,其他的地方,你等會自己擦。”

    徐蕊掩口一笑,知道韋寶害羞,“其實背上我自己也能擦到的,不勞煩公子了,公子還是歇一歇,想一想辦法。”

    “有了!”韋寶在跟徐蕊說話的過程中,腦子就一直沒有停過,到底不算笨蛋,忽然便有主意了。

    徐蕊驚喜的看著韋寶,沒有想到韋寶這么快就想出辦法了,想問,卻沒有問出口,不知道韋寶會不會告訴她。

    韋寶識破了徐蕊的心思,笑瞇瞇的在徐蕊耳邊說出了自己的計策,徐蕊聽完連聲說妙,“這樣的話一定行,我還能幫公子!”

    韋寶見徐蕊也贊同自己出的主意,很是高興,看著她,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嘆口氣,“可是,我不想你再被別人碰了!”

    徐蕊知道韋寶是擔心治好了楊弘毅,楊弘毅肯定要在自己身上試一試‘靈藥’的效果的,也不由的嘆口氣。

    “我干脆這回就對楊弘毅提出來,讓他幫你贖身,送給我!”韋寶咬了咬牙,決定來個獅子大開口,路引要給自己辦,徐蕊也得讓楊弘毅送給自己!在他看來,自己這個‘靈藥’的成本不過兩三塊錢的成本,辦路引估計至少要二千兩銀子,加上徐蕊的贖身費用至少在一千兩銀子以上,用兩三塊錢本錢的東西去換三千兩銀子以上的路引和女人,這個代價實在是太高了,不知道楊弘毅會不會同意。

    韋寶現在身上沒有這么多錢,這次來辦路引的事情,只是投石問路,問出具體的價格,然后回軍艦拿一些金銀首飾去賣,這些現代的金銀首飾工藝精巧,不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下,韋寶其實不想直接出售自己手中的首飾。

    徐蕊擔心的問道:“公子想用靈藥來換取我贖身?”

    “嗯!”韋寶攥了攥拳頭,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既然早晚要幫你,晚幫不如早幫!”

    “公子對奴家的心意,奴家結草銜環也無以為報,都聽公子安排,奴家從今往后,不會再讓公子以外的男人碰奴家,否則奴家便咬舌以報答公子對奴家的這片情意。”徐蕊也堅定的道。

    韋寶聽徐蕊說自己對她有情意,似乎感覺自己真的對她有些情意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現代也沒有這么容易動感情來著,來到大明之后,似乎見一個美女就喜歡一個,這才跟徐蕊剛剛認識,便已經動感情了嗎?

    倆人又商量了一些具體行動時候的細節,徐蕊還幫著韋寶完善了一些部分,直到時間到了,韋寶才出了徐蕊的房間,徐蕊依依不舍的送到門旁,還是管事媽媽生怕讓人發現韋寶來徐蕊的房間,在旁邊相勸,兩個人才分開。

    “小公子今天似乎很滿意呀?蕊姑娘也似乎對公子動了心思哩。公子,我們蕊姑娘的功夫是最好的,人也是最漂亮的,小公子可真有眼光。”管事媽媽樂呵呵的對韋寶道。徐蕊的身價是其他紅牌姑娘的五倍,而且已經被楊弘毅包下來了的,偷偷讓徐蕊接客,等于多賺好幾份銀子,自然開心。

    韋寶淡然一笑,內心卻一陣憎惡,雖然這些老鴇也是窮苦人出身,但是她們到底從垂死掙扎的羔羊轉化成了為虎作倀的豺狼,所以韋寶對于這些老鴇沒有任何好感,隨口敷衍了幾句,直接出了。

    “回去找彭明波來,再讓范曉琳帶彭明波去買身像樣的衣服,讓他扮成富家公子模樣,我在這里等他。”韋寶邊走邊對身邊的黎楠道,并且指了指對面的一處茶樓。

    “是,公子。”雖然不知道公子要干什么,但黎楠當即答應道。

    韋寶也沒有解釋什么,要等彭明波到了之后再告訴該怎么做。

    韋寶的計劃并不復雜,打算讓彭明波扮成富家公子,還是一個‘秒發男’的富家公子,然后因為做噯的過程不順利,很不爽,然后找的姑娘出氣,把事情鬧大,然后自己再出場裝作偶遇,乘機推銷藥物,把糾紛擺平,然后讓彭明波重新‘崛起’!然后再由徐蕊想辦法讓今天陪伴楊弘毅的姑娘將這個事情‘透’給楊弘毅知曉,便大功告成了一半了。

    這樣既能讓楊弘毅知道自己手中有‘靈藥’,又不會傷了楊弘毅的自尊心,是最優的一項方案了。

    韋寶相信,今天自己再次求見楊弘毅的時候,必定會獲得見面的機會。

    計劃算是完整,考慮周全了,韋寶進入茶館,要了一間包廂,一邊喝茶,一邊在腦中將所有步驟再彩排了一遍,希冀具體執行的時候,別出岔子。

    韋寶動作很慢的品著茶,望著茶盞中冒出的熱氣,心中并不淡定。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湖北11选5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