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明鹿鼎記 > 【0094 吳家大公子】

【0094 吳家大公子】

    這是韋寶這一世,第一次跟一個女人睡一個被窩,但是讓他奇怪的是,沖動的情緒并沒有持續太久,他很快就平復了下來,輕輕地握住徐蕊的手,仿佛自己真的只是一個不諳世事,內心單純的少年。

    徐蕊的一只手被韋公子握著,芳心怦怦亂跳一陣,瞇著眼等著韋公子‘進一步’的動作,不敢稍有主動,生怕公子會小瞧了自己,兩個人就這么靜靜的靠在一起。

    沒過多久,韋公子居然睡著了。

    徐蕊聽見韋公子呼吸均勻了,看著韋公子英俊的側臉,也不知道是韋公子的‘定力’是真的這么厲害,還是韋公子到底還是‘孩子’,對男女之間的事情還沒有‘開竅’,甜蜜的噗嗤一笑,輕輕地將身子側過來,另外一只手輕輕地環上了韋公子的胸口。她不會認為自己對公子沒有吸引力,因為如果公子不喜歡自己,不會將自己留下來侍寢的。

    韋寶哪里能這么快就睡著?

    他是一個無法裝太多心事的人,甚至有些‘小家子氣’。韋寶自己也清楚自己不是啥‘做大事’的性格,不是什么‘大格局’的人,要是放在現代,也許就是一個一輩子穩穩健健,安安穩穩過日子的普通男人罷了,不出什么意外的話,碌碌無為過一生都極為可能。他不適合刀光劍影,腥風血雨,勾心斗角的生活。

    但不知道為什么,此刻即便裝了很多心思,他也沒有感到焦躁,焦慮,而是樂在其中,非常享受現在這種‘有事情’的狀態。

    以前他可是極怕‘有事’的。

    因為這一世,他有一個能隨時保住自己和家人性命的金手指——鎮遠艦!

    韋寶覺得只要別‘玩’的太過火,想丟命是不容易的,因為自己隨時有‘本錢’和朝廷對抗啊!連朝廷都能對抗了,還怕什么?所以他很想和各級大佬們,斗一斗心智,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那般‘平凡’,是不是一個每一世都注定要成為社會底層渣渣的男人?

    此刻身邊的徐蕊,要是放在穿越前,這種姿色的大美女,管你是不是雞,現在這種狀態,肯定先‘辦了’再說,都睡一個被窩了還有什么好說的?

    但是韋寶像是進入了一座巨大的充滿了寶藏的宮殿的孩子,他的精神層面已經升華了不少,不是撼人心魄的美女,已經無法一下子讓韋寶‘陷進去’了,思索如何解決那批貨,如何對付吳襄勢力,如何在金山里拓展勢力,取得金山里的控制權,這些都要比女人對他的吸引力大!

    徐蕊的手貼在韋公子的胸口,感覺到公子胸腔內的心房跳動有力,自然也知道了公子并沒有真的睡熟,輕輕的膩聲問道:“公子就算是不入港,蕊兒也能讓公子很舒服的。”

    ‘入港’?啥意思?

    韋寶猛然想起以前看《金瓶梅》的時候,好像是見過這個詞,意思有兩層,一種是說二人談的融洽,一方被另一方主導了想問題的方向,另外一種意思是說男人進入女人的身體的狀態。這西門慶是頭上打一下腳底板響的人,積年風月中走,甚么事兒不知道?今日婦人到明明開了一條大路,教他入港,豈不省腔!于是滿面堆笑道:“嫂子說那里話!相交朋友做甚么?我一定苦心諫哥,嫂子放心。”婦人又道了萬福,又叫小丫鬟拿了一盞果仁泡茶來。西門慶吃畢茶,說道:“我回去罷,嫂子仔細門戶。”遂告辭歸家。

    很顯然,韋寶和徐蕊這么親密的靠在一起,指的是第二種意思。

    韋寶想明白了‘入港’這個詞,不由得被徐蕊逗得噗嗤一笑,無法裝睡了,笑道:“又撩撥我,我要是有需要,會找你的,我現在才14歲,你就想讓我沉迷于男女之事呀?”

    徐蕊粉臉紅紅的情熱喘氣道:“我怕公子不好意思嘛,公子將被子頂的撐起來一大片,風兒都進來了。”

    韋寶一汗,微微側身一點,看著徐蕊的精致粉臉,忍不住在徐蕊的鼻子上輕輕地親了一下,“不許說話了,你說的每句話都是在撩撥我。”

    “奴家哪里敢?公子冤枉奴家了。”徐蕊被公子吻了一下,渾身酥麻,笑瞇瞇的撒嬌,整個人都貼在了韋寶身上。

    韋寶很自然的將徐蕊摟入懷中,輕輕地在徐蕊的背上摩挲了一下,然后按定,“睡吧,這樣已經很好了!我希望我們將來入港的時候,是因為感情到了濃烈的地步,而不是因為我僅僅想得到你的身體,那樣的話,人跟動物有啥分別?”

    “嗯,公子讓我睡,我就不說話了。”徐蕊嘻嘻一笑,“為啥公子說什么話,都能說出大道理來。”

    連入港都說的這么美?這句話是徐蕊在心里說的,沒有說出口。此時她已經情濃了,熱誠期盼有朝一日,韋公子會入她的港。

    韋寶微微一笑,將摟在懷中的徐蕊的嬌柔身子緊了緊,努力讓自己進入夢鄉。

    這一晚上,韋寶睡的很好,也許這就是他最大的優點了,有心思歸有心思,卻不至于無法入睡,一旦睡著,如同死豬差不多。

    倒是徐蕊一晚上都沒有睡好,以為公子只是‘不好意思’,生怕等下自己睡的沉了,公子再‘來了興致’,怕會掃了公子的‘雅興’。

    不過,也正是因為倆人啥也沒有做過,連親嘴都沒有親過,反倒將這一晚共被窩升華到了一個絕美的境地。

    徐蕊已然完全陷入初戀的甜美當中無法自拔了,一顆心,完完全全的撲在了韋寶的身上,想著即便是韋公子說給自己贖身的話只是戲言,有過這么一段相處,她也死而無憾了。

    這一晚,讓徐蕊第一次嘗試到了愛一個人是什么樣的滋味。

    韋寶睜開眼睛,看了眼朝陽在床簾上灑下的一片金色光芒,滿足的伸個懶腰,這才驚覺徐蕊還在自己懷中呢。

    說來奇怪,他的胳膊完全沒有酸楚的感覺,以前和女朋友一起過夜,也是這么抱著睡一整晚的,只是女朋友的頭的重量都全部壓在他的大臂上,早上酸麻一陣才能恢復正常。而徐蕊則躺的很有‘技巧’,讓韋寶的大臂完全沒有酸的感覺。

    徐蕊見韋公子看向自己,急忙道:“公子醒了?”說著便要起身,她是怕驚動了公子休息,才一直等著公子醒了之后才要起床呢。

    韋寶微微一笑,拉住了徐蕊,“再睡一小會吧?”

    徐蕊噗嗤一笑,“不敢再睡了,怕一會公子又說我撩撥公子。現在公子似乎是在撩撥奴家呢。”

    韋寶腦門掠過三道黑線,立即明白了徐蕊的意思,因為是半側睡的關系,自己的小弟‘朝氣蓬勃’的讓徐蕊感受到了,急忙躺平了身子,笑道:“現在可以了吧?”

    徐蕊幽幽嘆口氣,雖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響,但是韋寶仍然感覺到了。

    “我現在忍住不碰你,是怕將來我們會為這么草率的結合而感覺不足,不圓滿。豈不聞,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韋寶將徐蕊摟緊,很有‘大家風范’的道:“他生莫作有情癡,人間無地著相思。”

    前一句詩,膾炙人口,甚少有沒有聽過的人,便是鄉里人,大概也是有耳聞的。但是后一句詩則是韋寶以前很喜歡的一句詩句,知道的人不多,在現代的時候沒有什么機會用到,現在在這么有古風的氛圍中,又抱著一個古典美女共同置身于一床溫暖的被窩中,便脫口而出了。

    徐蕊聞言,霎時間便紅了眼圈,別說是有人對她說這樣的情話,便是平等的和她交談的男人,她也沒有遇見過,不由自主的將韋寶摟緊,整副嬌柔滑膩的身軀緊緊的貼在韋寶身上。

    青樓中的紅牌姑娘,不但學習怎么侍候男人,也學習琴棋書畫的,至少苦修兩三年,所得才識不會輸給大家閨秀,徐蕊自然能解詩中情意。此情此景,更增感觸。

    韋寶低頭看了看被自己感動的一塌糊涂的徐蕊,一股豪情頓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這么被一個女人依戀呀?將徐蕊摟著,無聲的享受這美妙的時刻。

    韋寶和徐蕊在中溫存的時候,吳世恩已經趕了個大清早來到吳襄府邸。

    吳襄此時才將滿四十,實則三十八歲,正是意氣風發,大展雄圖的年紀,他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均為祖大壽的妹妹祖氏所生。

    大兒子吳三鳳、大女兒吳雪霞、二子便是在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吳三桂、三兒子吳三輔。

    吳襄本人并沒有多少武力,倒是一把做生意的好手,家族產業在他這一代得到了極速擴張,有錢便會想弄權,天啟二年(1622年)給自己弄了個武進士,正式踏入仕途。

    三個兒子當中只有吳三桂一人好武,但是生性莽撞,并不是很得吳襄喜愛。

    大兒子吳三鳳和他脾氣秉性都差不多,文不行,武也不行,吳襄見吳三鳳科舉路上不可能有什么建樹,便幫兒子弄了個秀才功名,在衛指揮使司謀個差事,現在吳家的生意,大都由吳三鳳主事。

    大女兒吳雪霞才15歲的芳齡,已經名滿永平府,號稱遼東遼西第一美女。

    小兒子吳三輔此時14歲,取了個童生功名,最得吳襄寵愛,只可惜不喜習武,吳家是門閥家族,人脈都在邊軍中,而且也看不出小兒子在科舉方面有什么過人之處,這點一直是吳襄的一個心事,他希望小兒子將來能在軍中有所建樹,繼承家族衣缽。

    吳世恩對韋寶說的是吳襄,實則這批貨的事情,吳襄到現在也沒有出過面,和吳世恩接觸的人一直是吳家大公子吳三鳳。

    吳世恩知會過吳府門房之后,便等著吳大公子接見。

    吳府內院,一個明眸皓齒,嬌俏動人的少女正聚精會神的整理著賬目。

    “雪霞,要不是有你的話,大哥的日子也不會過得這樣輕松,現在咱家的生意,你比我還熟悉了。”吳三鳳悠閑的一面品茶,一面跟妹妹說話,“你說你一個女孩子,多擺弄些琴棋書畫多好,要么做些女紅,或是跟丫鬟們玩些游戲不是有趣?咋偏偏喜歡這些生意上的學問?”

    “大哥,你到底還讓不讓我幫你做賬呀?”吳雪霞聞言嘟了嘟嘴:“你自己說說,去年夏天我管賬之前,你是不是經常被爹爹數落?現在怎么樣?爹爹將家里的生意都交給你打理,你不多夸贊人家,還總是說這些話?”

    “好好好,你的功勞最大,想要什么,只管跟大哥說,無不答應于你。”吳三鳳樂呵呵的笑道。

    “好啊,我前陣子在世恩坊看中了一套透明的酒具,想買來,等爹爹過四十大壽的時候送與爹爹,但對方出價太高,吳老板又不肯說出對方姓名,你幫我想辦法吧。”吳雪霞乘機提條件道。

    “你呀你,我不跟你說了,你還真是天生做生意的料,說不到幾句,便找你大哥要這要那的,家里的銀子都在娘手里把著,我有多少銀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一空頭掌柜。”吳三鳳笑瞇瞇的站起身來,“而且那套酒具我去看過了,西洋物件,是挺稀罕的,但是一個酒杯要價五十兩以上,就算是玉杯金杯,也用不了這個價錢啊,只怕放在吳世恩那里寄賣的人,是瘋了。”

    “對了,大哥不是已經找到那批貨的下落了嗎?那個比我還小一歲的生意人,不是因為和吳世恩相識,大哥讓吳世恩去索要咱家的貨物?”提起吳世恩,吳雪霞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怎么樣了?”

    “算時間,今天應該有回音了,咱家的事情,老吳不敢不上心。”吳三鳳見妹妹不再纏著自己掏錢給她買東西,輕松了不少,站在門邊上道:“在遼西,敢不賣我們吳家面子的人,我還沒有見過!想來不會有什么問題。”

    吳雪霞點點頭,“那倒也是。不過我覺得你們最好還是少和關外建奴做生意,傳出去的話,名聲不好聽。”

    “做生意怕啥?不礙事的。哪里能來錢,就從哪里弄錢。”吳三鳳不以為然道。

    兩個人正說話間,下人來報,說吳世恩到了。

    “見。”吳三鳳不由的一喜,想都沒想便道。

    “是,公子。”下人施禮后下去。

    吳三鳳對吳雪霞道:“雪霞,你先到后面去待會。”

    “不,我跟老吳又不是不熟,還要避開作甚?”吳雪霞嘟了嘟小嘴。

    “呵呵,咱家是一般人家?你一個千金大小姐,直接參與生意上的事情,到底不好。”吳三鳳站到了吳雪霞身邊,意思是讓吳雪霞讓座。

    吳雪霞人站了起來,卻并不離開,“我就在這玩,不亂揷嘴便是了呀。”

    吳三鳳拿妹妹沒有辦法,寵溺的笑了笑,便沒有再反對。

    吳世恩很快到了,將韋寶的意思回報給吳三鳳。

    “什么?他敢跟我們吳家談條件?”吳三鳳聞言大怒,霍然起身問道:“那人到底什么來路?他背后有什么人給他撐腰?斷了我吳家的貨不說,現在被查訪到了,還不趕緊退出來,當真是嫌活到頭了?”

    吳雪霞也不解的看著吳世恩,遼西地界,不管是官面上,還是綠林道,敢不賣吳家面子的事情聞所未聞。

    吳世恩見吳大公子發怒了,緊張回話道:“這韋寶是什么來路,我確實探查不出,以前只是做過一回生意,人倒是一個爽快人。他同意退出那批貨,但咬定了是從關外買回來的,花了六千兩銀子出去。如果一定要索回的話,須給他一筆賠償,并從每個月通往關內的生意中,分一萬兩銀子的物量給他。”

    “癡人說夢!還想要賠償?還想要分通往關內生意的物量?還一萬兩銀子的物量?哈哈哈哈哈!有點意思。我不管他背后有什么人,你去告訴他!今天之內不把我的貨送回來,以后求著我要,我也不要了!”吳三鳳瞪著眼,像是在聽一個笑話,語氣極度輕蔑。

    吳世恩早料到吳三鳳會是這種態度,嘆口氣,暗忖韋寶這下算是徹底和吳家結下梁子了,點了點頭,“我這就去將公子的意思告訴韋寶。”就要退下。

    “且慢。”吳雪霞一抬手。

    吳三鳳斜眼看著妹妹,說好了你不亂說話的,又鬧哪一出?

    吳世恩見大小姐說話,急忙停住了要出去的腳步,也看著吳雪霞。

    “大哥,對方既然這么有恃無恐的,這筆貨物又不小,我覺得要么稟明爹爹再說,要么就先晾著對方幾天,再探清對方身后究竟有什么人?不查清楚對方的底細,還是不要貿然下決定的為好。”吳雪霞出主意道。

    吳世恩聽的暗暗點頭,到底是豪門千金,見過世面,想問題周到,這樣做,的確比吳三鳳直接出言威脅的做法要高明的多,以吳家的聲勢,什么都不說的話,明顯更讓人畏懼。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湖北11选5连线走势图